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从文化角度读懂卢坤峰的墨兰佳作

2020-05-22 03:25:57  来源:双辽生活网  

360截图20190107120732503

资料图:卢坤峰画作

360截图20190107120714637

资料图:卢坤峰画作

360截图20190107120704147

资料图:卢坤峰画作

兰是四君子之首,历代文人、画家无不因其形象之美,特征个性之清雅脱俗,美誉其为君子之风的典范,且把兰花推上百卉“王者”之位。如今爱兰者甚多,真正懂兰的却很少。历代赏兰虽有不同,但兰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君子”形象从未改变。

尽管松为百树之长,梅是凌寒之杰;菊具晚节之香,竹有虚心劲节;但他们都无法与兰相比。究其原因是中国文化所致,因为古人认为“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并有之”。兰花在古人心中是真正香色俱美的“全德品”。不过兰花被历代推崇的根本原因是兰花香得高雅。赏花只赏花之雅秀、叶之优美,仅为初级——“色”,而更高层次的是品花之“香”,我们对花的最高评价“国色天香”。黄庭坚把兰花的“国香”讲得极为到位“士之才德盖一国,则曰国士,女子之色盖一国,则曰国色,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兰花能得到国香之名并非黄庭坚发明,左丘明《左传》中就提到过,孔子在春秋时期就誉兰花为“王者之香”,看看兰花四个香艳脱俗的品质你就会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清、幽、远、超”就是兰花的四大香气特质。

“清”即洁净不浊者,在文化层面要求无刺鼻味,无脂粉气,这种品位的香气才是高雅的。古人对清香境界的描述是:“洗尽清香本无染,更因一嗅悟真如。”让人闻到清香能有一种如临清净世界的感受,这当然是指一种精神层面的物我感应,与个人生活经验、修养有关,并不神秘,因为每个人对不同物质都会根据个人生活经验、修养产生不同的心理反应——感觉。兰花虽不浓烈,但清而不淡,一般家中养兰花在屋门便可闻到清香。“幽”是不明之意,幽香也称暗香。“香来无觅处”,指的户外闻兰花香气的感受,因为兰花散发香气断续有变化,造成余韵无穷的感受。不是一味平直的香气散发,完全符合时隐时现的艺术韵味的变化,“花香不在多”更是讲清了品花香的妙诣。“远”大家都理解,但兰花花香远大家就不一定懂了,在野外采兰的人知道,当你闻到兰花香气时,其实兰并不在你附近,远的可能距离你半里地,故此陆游诗中:“香来知有兰,遽求乃弗获”,因为兰香往往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超”是指兰花与群芳竞发时,香气超群。这完全是兰花花香“清、幽、远”特质所决定。兰香清雅而温和,无冷逸之感。

兰花的可贵被古人很早就认识到了,《左传》中兰花已有“国香”的头衔了,《易传·系辞》:“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左丘明是比孔夫子还早的人,兰花在这以前已称“国香”。孔子称“兰为王者之香”,对兰的美徳也推崇备至。他说:“芝兰之生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与善人处,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俱在。”孔夫子也以兰自喻,“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孔子对兰花的歌颂也推动了兰花的声誉,兰花“王者”的地位得以确立。比孔子稍晚一点的越王勾践也在渚山大种兰花,贵兰之风,由此可见。孔子一百多年后,屈原爱兰如命,在他的重要著作《离骚》中写道:“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这些都大大提升了兰花的美誉。后代文人更是趋之若鹜,赞美兰花的诗文不计其数。兰花与梅竹菊四君子的文化内涵早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绘画题材的兰花更是不可胜数。

当代兰竹大家当属卢坤峰先生为最具突破的一位,因为历代大家已将兰竹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乎没留任何余地。面对这高难度的挑战,卢坤峰知难而进极为难能可贵。卢坤峰画墨兰的体会是:“法不可以巧觅得。”他认为:画画没有捷径,最笨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捷径。尤其画兰画简相对易于画繁,从古人留下的作品可以看到优秀的兰花作品全是画简的,画繁的只有近代吴茀之先生,只是偏于繁的表现,但成功的作品很少。卢坤峰先生大胆将兰花以繁表现,打开了画兰的一片新天地。画中国画的都知道画梅兰竹菊是最基础的训练,而且也是中国画中最难的,“一生兰半生竹”的古语足以让你明白它的难度,而兰的难度最大。因为兰只有几片叶子和几朵花,没有更加丰富的内容,画家要用极简的形式表现丰富的精神和审美内涵,难度不言而喻。对于画墨兰陆抑非大师曾讲“兰花是笔墨之祖,”画兰难就难在了笔墨,因为兰形象简单,如笔墨点线质量不高无传达精神、气韵的能力,则画一无可观。笔墨是文人画尤其是画兰一见高下的试金石,笔墨高则其精神含量高,精神含量高才使画面境界高华。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将兰花画简是很难的,几笔兰叶、三两朵花要表现好谈何容易。画繁则遇到更加复杂的问题,因为十笔八笔的兰叶画下来已经将线的变化和组织形成了几十种的关系,再画更多的繁叶兰就会出现重复,不是变化平淡就是一片杂乱,因此画简笔兰虽难,画繁笔兰花更难,要想画好兰花非下苦功不可,卢坤峰先生做到了,他的兰作千笔万笔变化有致,萧散自然、遒劲飘洒,繁茂间气韵生动、情趣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