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正文

浙江宁波深耕保险“试验田” 落子民生改革保障制度

2018/10/8 16:51:27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宁波8月31日电(记者 林波)2013年10月7日,家住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周宿渡社区的王伟永远忘不了那天的场景,“菲特”台风携风裹雨来势汹汹,由于家中地势较低,雨水顺着路面流进家门,汇成一米多深的“小池塘”,“家里家具被泡得一塌糊涂,损失惨重”。然而,这些损失只能王伟自己担着。

  时隔两年,王伟家再次遭遇强台风——“灿鸿”,但是这次,王伟却少了很多负担。原来宁波市政府在2014年为1000万城乡居民(含外来人口)购买了公共巨灾保险,这次他家的损失在一周内就拿到了补助。

  事实上,像王伟这样受益于公共巨灾险的民众并不在少数。2014年以来,宁波有意识地利用保险手段解决现实问题,探索风险管理和矛盾化解的新机制、新途径,形成了一批有特色、可持续、可复制的创新成果。

  在宁波,保险作为一种市场化的风险管理机制和社会互助机制,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紧密联系。2016年6月底,浙江宁波获批建设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这不但是全国惟一经国务院批复的国家级保险创新试验区,也是宁波市首个国家级金融改革试验区。

  “这两年,政府积极运用保险工具,参与社会治理,尝到了甜头,体会到现代保险的独特作用和巨大潜力,也带来了政府职能、行政方式的转变。”在宁波市副市长王仁洲看来,在宁波,保险创新已迈入由分散自发到顶层设计、全面推进的新阶段,成为宁波一张响亮的城市“名片”。

  宁波启动公共巨灾险 落子民生转移风险

  “海定则波宁”,顾名思义,宁波市地处东南沿海,台风等自然风险频发,造成的经济损失十分严重。

  2014年11月,宁波市巨灾保险试点工作正式实施,政府出资为全市1000万城乡居民(含外来人口)因台风、暴雨和洪水等灾害风险造成的人身及财产损失提供6亿元风险保障。

  “平时交点保费,一旦发生大灾,保险在经济补偿能力上是其它任何渠道难以企及的。”宁波市金融办副主任王勉如是说。

  2015年的“灿鸿”和“杜鹃”台风正是宁波巨灾保险体系经历的首次“大考”。

  当然,事实证明,这次大考的成绩非常优秀。台风“灿鸿”登陆后,保险公司一周之内就完成了6.7万户受灾居民的查勘和5.1万户的定损,最终向13.6万户(次)居民支付赔款7790万元,不仅使灾害救助效率得到了显著提升,居民损失得到了补偿,而且促进了政府、市场与社会组织共同参与公共救助体系的建立。

  “巨灾保险的实施,改变了单一的政府财政灾害损失补偿模式,构建了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的公共救助体系新机制,打开了政府运用保险工具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有效空间。”在王勉看来,保险业通过积累大灾理赔数据和服务经验,可为政府提供精准的防灾减灾信息,为社会提供研究、探索、预防重大自然灾害的准确资料,提升全社会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意识和能力。

  此后,宁波还在农业领域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指数保险,涵盖茶叶、杨梅、水蜜桃、南美白对虾、生猪价格等领域,承保风险由自然风险向市场风险延伸拓展。

  宁波余姚市四窗岩茶叶有限公司正是该险种的受益者。据该公司负责人沈永楼介绍,当地明前茶隔几年都会受冻一次,自从参加茶叶低温霜冻气象指数保险后,只要气温低于合同约定的温度,保险公司就会把钱打到他的卡上。

  无独有偶,象山石昌(现代渔业)家庭农场同样也尝到了保险的“甜头”。象山石昌(现代渔业)家庭农场位于宁波市象山县新桥镇,是集育苗、养殖、销售于一体的南美白对虾全大棚养殖场,农场拥有养殖基地600亩。该家庭农场经理泮孝球告诉记者,每到台风季,就会不由自主地担心农场。在他看来,农业保险为他的农场加持了一个保护圈,“去年就出险了,根据出险情况,一亩地赔付约3000元左右,肯定不会亏。”

  截至2016年7月,宁波相关保险机构推出的政策性农险险种已经从开办之初的3个增加至30个,参保农户近20万户(次),保障金额逾50亿元,为农业生产经营构筑了风险防护网,有效避免农民因灾致贫、返贫,为农业救灾复产和农民利益提供了坚实保障。

图为鄞州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管理中心进行项目宣导。 王筠 摄 图为鄞州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管理中心进行项目宣导。 王筠 摄

  聚焦小微企业生存环境 填补保险供给断层

  在宁波,保险手段不仅可以探索风险管理和矛盾化解,还可以通过产品、组织和机制创新,对小微企业、“三农”和社会弱势群体进行扶持。

  “每年一到台风季,河水漫灌导致机器、办公设备受损,动辄就是上百万元的损失。”宁波诚一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建军表示,每年不怕没订单,最怕台风季。

  而今,这份担忧却有了解决途径。

  2016年4月,宁波市鄞州区推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鄞州区内1205家小微企业因遭受台风、暴雨、火灾等灾害引发的企业财产损失,最高可以获得20万元的理赔。

  谢建军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企业。“有了新型保险,厂子一淹,立即就有保险公司上门理赔,”谢建军笑道,“政府出大头鼓励企业参保,企业可以获得多种风险保障,这样的‘巨灾险\\’,我们欢迎!”

  鄞州区民营经济发达,小微企业众多。长期以来,小微企业经营面临着保险保障覆盖面低、抵御风险能力严重不足等突出问题。相关数据显示,对于商业性的企业财产保险,鄞州区小微企业投保面不到5%。究其原因,一方面小微企业保险意识不强,普遍不愿投保;另一方面保险公司经营这类业务亏损多,多数险企不愿承保。

  鄞州区区长陈国军表示,首推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险,就在于主动填补保险供给与小微企业需求间的断层,探索建立财政引导的小微企业保险运营机制。

  鄞州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共同体首席承保人———太平洋财产保险宁波分公司非车险业务管理部部长林权表示,鄞州小微企业政策性财产保险保障内容为补偿因遭受台风、暴雨、洪水灾害引发的防灾费用及灾后恢复生产费用和赔偿企业因火灾、爆炸、雷击、暴风等导致的保险财产的损失,具体包括房屋及附属设备、机器设备、存货等。其中,单次事故最高赔偿10万元,累计最高赔偿20万元。企业每年保费6000元,试点第一年,“小升规”企业和科技型企业,政府补贴保费的90%,企业承担10%;其他小微企业,企业承担保费的20%。

  据鄞州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管理中心主任俞程宏介绍,不同于传统商业性的财产保险,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保险采取“定值投保、定值理赔”模式,即水灾施救费用按水位线高度定额补偿,其他保险事故在各标的分项保险金额和总保险金额范围内,扣除免赔额后按实际损失予以赔偿,并将重点为小微企业提供防灾防损、协助融资等增值服务。

  保险创新“宁波模式” 打造经济转型发展新引擎

  近年来,宁波全市申报的保险创新项目达百余项。如今在宁波,保险业已经成为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较好地起到了风险“缓冲垫”和社会“稳定器”的作用。

  2014年7月,宁波获批成为全国首个“会省市共建”保险创新综合示范区;2015年11月,宁波提出打造示范区的升级版——创建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宁波在巨灾保险、医疗事故责任保险、城镇居民住房综合保险、食品安全责任保险、小额贷款保证保险、农村保险互助社等领域采取了一系列创新方式,形成或提升了“宁波经验”、“宁波模式”、“宁波解法”、“宁波样板”。

  王勉强调,保险在风险管理和社会治理上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在建筑领域,宁波推出了系列保险,保障群众居有良厦。2015年7月,宁波在镇海区率先推出的全国第一个区域性城镇居民住房综合保险试点,就为老旧住房上了保险并提供日常监测管理。目前该险种已覆盖宁波大部分县(市)区。另外,宁波推广建筑行业综合保险,建立了从工程投标履约、人工工资保证金、建筑质量到老旧房屋安全的建筑物全生命周期的保险体系。

  此外,将医疗纠纷保险理赔与人民调解机制有效融合的“宁波解法”,则在发挥保险经济补偿功能的同时,提供附加服务,直接参与医疗纠纷调处,成为了医患关系的“润滑剂”,为医患双方提供了一条依法、公平、便捷、低成本的矛盾解决渠道。截至2015年底,宁波已受理医疗纠纷6350起,其中处理完结5729起,调解成功5389起,成功率达94.07%。

  “对于政府来讲,把保险机制用好了、用活了,可以减轻政府社会治理的压力,使保险成为管理风险的‘帮手\\’、发展经济的‘推手\\’、保障民生的‘助手\\’。”王仁洲总结说,保险所提供的,不仅仅是金融产品和服务,更是一种有效实现社会长治久安的制度安排,是完善国家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政策工具。

  2016年6月,浙江宁波获得国务院批复,成为全国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而这无论对于全国保险业的改革创新、示范探路、树立样板,还是促进宁波经济、金融和社会转型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获批后,宁波还将从保险服务领域、内容、供给和链条,以及经营环境和国际化水平推进和开展保险创新。王勉强调,通过局部地区先行先试,有助于为保险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推动保险业创新发展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再上新台阶。

  王勉表示,宁波将以试验区获批为契机,以打造“全域保险”和“全产业链保险”为途径,加快实施保险创新产业园区、中国保险创新论坛、保险博览园等重点工作,使保险成为带动宁波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引擎,使宁波成为保险促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创新高地。(完)


相关阅读:
盐城私家侦探 http://www.ycdiaocha.cc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