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活动-文化 -群英论见 -历史-社会-博览-图库 -博客 -社区 -读书 -游戏 -骑行 -海军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正文

2015·春节:拜年方式千千变孝慈情怀总如一

2017/6/27 20:53: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团聚的时光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

仿用时下最受关注诗人余秀华的诗句,我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回到了日思夜想的父母怀抱。

这样说并非夸张。16号早上6点13分,我和我新婚的丈夫就踏上了回家路。先是从北京坐城铁到天津,然后再坐地铁到天津机场,去赶飞往武汉的飞机,在武汉落地后,便打车去汉口火车站,再坐动车回荆州。就这样一路倒车赶车,在当日傍晚时分,终于到家了。

“回来了,回家就好。”父亲长着一张威严的脸,平素里向来寡言。他接过我们的行李,欣喜爬上他写满沧桑的脸。他给没有来得及吃午饭的我们,盛上满满两碗排骨藕汤,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们喝汤吃肉。

父母都在银行工作,越是过年过节越忙,父亲这天是特地请假留在家里等我们回来。我自18岁离家上大学后,每年都只有寒暑假回家,工作以后更是一年只回家那么几天。在外人面前,父亲总说我是他的骄傲。可我心里明白,其实他一直反对我在北京,怕我太辛苦。

过去的这一年里,我在北京结了婚,买了房。大家都劝我,今年就在北京过年,或者直接和丈夫一起去公公婆婆家过年,别折腾回荆州了。可是,每每想到去年的情景,我总是放心不下。

去年过年回家,母亲悄悄地告诉我,父亲前几天走在路上突然走不动了,医生诊断是中风前兆,要他住院。可他不听,每天去医院打完针就回家。我听了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父亲“三高”很多年,可他最不愿意别人为他担心,总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没想到的是,我在医院陪父亲打针一天后,母亲也住了进来——大年三十那天因为赶着上班,发生了车祸,脚骨折了。就在那一刻,我绷不住了,觉得整个家庭崩塌了。可是他俩没有怨天,也没有尤人,像小时候我遇到困难那样,默默陪我渡过难关。父亲每天打完针回家做饭,我给母亲送饭,我们仨就这样在医院过了春节。假期结束,我本打算取消原定的出差行程,在家多陪陪他们,可是他们硬是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说“不能耽误工作”。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今年除夕夜,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围坐在沙发上看春晚,而不是在医院里过了。电视里演着《小棉袄》,父亲突然不自在地回房间了,母亲似有些哽咽,看看我,又看看我丈夫,眼神里满是不舍,更是掠过一丝担心。我知道,他们是想到我出嫁了,心里难受。“你们放心吧,我俩在北京过得很好。”我的回答也许没能让父母放心,但我相信:我会用行动让他们不再为我担心。

“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我心里默念道,“这漫漫回家路,不会停歇。这是一条充满温情的回家路!”


本文章由易酷棋牌游戏 http://www.neworiental-k12.org/ykqp/的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