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 >正文

揭秘长安街华灯清洗检修:臭气熏得人没法呼吸

2018/11/6 17:38:23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自一九五九年华灯建成以来,华灯班负责清洗检修工作已近六十年

  长安街上掌灯人

  本报记者 彭文卓

  今年8月,孟师傅实现了多年夙愿:带着他的华灯班和“国旗班”见面了,相较于后者家喻户晓,华灯班则默默无闻,但他们的历史更长。

资料图:长安街华灯。记者 金硕 摄 资料图:长安街华灯。记者 金硕 摄

  在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华灯的点亮和熄灭是有规律的,清晨国旗升旗华灯熄灭,傍晚国旗降落,华灯初上。守护华灯,就是华灯班的职责。自1959年华灯建成以来,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华灯班负责清洗检修华灯已近60年。

  维护一基华灯需要20多人

  孟庆水,是华灯班的班长。工人们喜欢叫他“孟老大”,因为他是这个班的主心骨。“华灯是1959年10月建成的,我是1960年1月出生的。”从弱冠到花甲,孟庆水检修清洗华灯38年,他对每一个灯座、每一盏灯都熟稔于心。“华灯有9球莲花灯和13球棉桃灯两种,一共253基。其中长安街有143基,广场及天安门内有110基,100个灯座上有100个不同的花案,象征百花齐放。”

  每年6月到9月,北京最炎热的时候,也是华灯班最忙碌的时候。孟庆水要带着班组对所有华灯进行清扫检修。4个月的时间里,华灯班对6000多个灯球进行清洗检修,还要对华灯的光源、线路、镇流器、保险等进行核对记录,为日常运行维护工作提供翔实依据。

  为减小对交通的影响,华灯班的工作时间被限制在早晚高峰之间的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又由于天气和重大活动影响,清洗工作也经常被临时叫停,为了在国庆前完成工作,他们每天都在抢进度,而质量却又容不得一点马虎。

  拆卸、擦拭、清洗、安装、加固……华灯维护保养靠的是一体化的团队工作,一辆华灯车上,包括司机、交通指挥人员、专业维护管理人员20余人,来维护一基华灯。由于作业平台都是铁板,华灯车上的最高气温将近70摄氏度。

  “往往检修工作开始5分钟,每一名队员的衣服就已经湿透。球形灯罩里往往积满了蚊虫的尸体和灰尘,每个灯球拿下来,里面有‘半碗\\’死虫子,臭气熏得人没法呼吸。”孟庆水很心疼华灯班的年轻工人,却又扮演着最严厉的角色,“我们是一个团队作业,一个人拖了5分钟,那就是20多人的5分钟,所以一定要把活儿做到最好。”

  第三代掌灯人

  2003年,宋晓龙第一次登上华灯车,没有半点新手们会出现的恐惧和眩晕,反而是兴奋,“我就想弄清楚,爷爷和父亲为什么要在这里奉献一生。”如今,宋晓龙已经是华灯班副班长。每年6月至9月,他要负责华灯的清扫检修,其它月份则是巡视和维修。

  宋晓龙是第三代掌灯人了,爷爷宋志龄十几岁就开始负责路灯工作,最早皇城周边街巷点煤油灯,天快黑时派人去点亮,天快亮时再去熄灭。后来煤油灯变成电灯,爷爷变成修灯的。“每天天蒙蒙黑就出去了,骑着大二八自行车,前面车大梁挂两个兜子,装着保险丝、螺丝,车后两边挎带两副脚扣,一大一小,车后座架上放两盒灯泡,晚上去责任区转, 12点多才能回家。”路灯工作,给宋晓龙的第一印象就是辛苦。

  到了父亲宋春生,又是在路灯队干一辈子。宋晓龙记得,那时候自己才八九岁,总感觉父亲跟别人不一样。“父亲开始干的是晚上修灯工作,白天在家,晚上不在家,跟别人正好相反。干了几年后调到白班岗位上,但还是闲不住,周六日不在家。”

  2003年,老宋成了路灯巡检员,创造了11年缺席10次年夜饭的纪录。对他来说,春节是回家时凉了的饺子、落幕的春晚,更是大街上、胡同里每一盏重放光明的路灯。

  2014年,宋晓龙正式进入华灯班,配合“孟老大”的工作。被同事们亲切称为“宋班”,“宋班”带领的巡检员多为二十岁出头。巡检员除了要克服高温、强光的恶劣工作环境,还得站在10多米高的检修车上,一站好几个小时,长时间的高空作业对大家也是一种考验。“有一次收车,发现车上准备的20包仁丹,还有两盒十滴水,1盒藿香正气,都给吃没了,我当时看了以后特不是滋味。”

  从自行车到大板车再到敞篷大解放,直到现在的工程车,从人工挖掘杆子坑到机器化10分钟搞定,从自带干粮到蹿壶热饭再到盒饭、从盐汽水到冰镇饮料,宋家三代人见证了路灯工作的变迁和发展,宋晓龙也明白了守护华灯的意义:提到北京就想到天安门,提到天安门能想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华灯。

  精准完成每个步骤

  在左安门桥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现代化的监控室里,利用首都城市照明监控指挥系统,华灯已经实现了智能化开关灯和状态化实时精准监测。如果哪盏灯出现异常就会立即报告,华灯班第一时间恢复亮灯。

  孟庆水一路见证了技术的进步:“最早清扫检修时,用碗口粗、十多米长的杉篙搭成架子,上面铺上木板。光搭架子就得半个多小时,人站在上面晃晃悠悠的,清洗一基华灯,得挪动三四次架子。每挪动一次,工人就得先下来,然后再爬上去。常常一上午才能洗完一基。”

  而现在,队员们用的是第四代华灯清洗检修车,全部是液压装置,能自由升降、平移,平台上面也宽敞多了。作业车上配备高压水枪、气枪,灯罩都不用卸下来,能直接在平台上冲洗,水也可以循环利用,既干净又节能,不像过去每次作业结束,地上就有一摊水。一代代检修车,都是华灯班成员们根据经验自己设计的,全世界仅此一辆。

  “现在清洗一基华灯,最快15分钟就可以完成,过去想都不敢想。”在孟庆水看来,很多工作虽然可以电脑操控,但升降车、拆卸灯泡等等仍是技术活,华灯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团队协作。

  现在的华灯班共有29人,平均年龄26岁,最小的22岁。在看似简单的清扫工作中,华灯班每个人必须严格按照交通指挥疏导、华灯车操控、灯球拆卸、灯球清洗和检修作业等6个步骤、37个环节精准完成。


相关阅读:
pk10开奖 http://www.bjsc98.com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