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活动-文化 -群英论见 -历史-社会-博览-图库 -博客 -社区 -读书 -游戏 -骑行 -海军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正文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骗招”2000多名学生

2017/6/6 2:21:05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华网海口5月6日电题:“考上大学”为何没有学籍?--海南职业技术学院“骗招”事件追踪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赵叶苹、周慧敏

日前,海南职业技术学院10多名学生向记者反映,他们入学后才发现,自己属于无学籍、无学生证的“进修生”。据了解,如此进入这所高校的学生达2000多名。

一所正规高校为何出现如此怪事?是学生报名错误,还是校方“诓骗”学生?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跟踪调查。

名曰“单招”,实为“骗招”

来自广东的小吴是这个学院的大二学生。2012年9月,他和许多同学一样凭着一纸《入学通知书》入读海职院。他说,入学之前,他多次接到学校的招生电话。负责招生的老师称,只要参加海南省统一组织的高职院校“单招”考试,通过后就相当于普招生。而这个“单招”考试比高考简单得多,通过率是100%。

小吴说,他的高考成绩在广东只能上3B类专科学校,这类学校收费较高。如艺术学院一年要2万多元,而海南职业技术学院相当于广东3A类学校,一年学费只需9000多元。考虑到学校的承诺和以上因素,他决定选择这所高校。

进入这所高校营销专业的小梁,与小吴的遭遇相似。他说,起初以为自己跟其他全日制的学生没什么区别,只是要多参加一个“单招”考试。入校以后,学校一位姓马的副校长明确表示,参加“单招”考试只要交卷就能通过。

小梁还说,他们同普招生一起上课,缴纳的学费、住宿费都一样,但待遇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学籍、没有学生证,校园卡上写着的是“进修”、“0年制”,更不能像普招生一样申请奖学金和助学金,他们在学校就是“黑户”。

这些学生在盼了8个月的“单招”考试之后,更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并没有如学校承诺的那样100%通过,而是通过率只有25%,绝大部分学生落榜了,而校方建议他们参加下一年度的“单招”考试。

“没有学籍,就只能拿学校结业证书,拿不到国家承认的毕业证书,这几年就白读了。”小梁说,就算今年“单招”考试通过,也要等到2016年或2017年才能拿到毕业证书,比其他普招生晚一两年。

小梁说,他没想到的是,与他“身份”一样的学生竟有2000多名。他向记者出示了其班主任今年3月给学生群发的一条“单招”考试培训短信。上面写道:“为做好在校进修生的单招考试工作,提高学生考试信心和成绩,校方拟对本校的2299名进修生进行考前辅导。”

号称“不知情”,欲推卸责任

针对这些问题,海南职业技术学院新闻发言人先是表示“不知情”,之后又将责任推给学院下设的二级学院。

这所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刘炜说,他们是一家公办性质的股份制高校,而作为高职院校,对社会人员进行短期、中长期职业培训是校方的一项职责。

“2012年招得比较多,但真不是学校招的他们。”刘炜说,“学校并不知道他们是来进修的还是来等单招考试的。”

然而,学生出示的《入学通知书》上明明写着:“持有本通知书的学生须参加我校下一年度的单独招生考试。”可见,校方并非“不知情”。

这位发言人称,学校从未对学生承诺“单招”考试100%通过,“单招”指标有限的,上限是学校年度招生计划总指标的35%,不可能达到上限。“应该知道,任何选拔性考试都不可能100%通过”。

那么,学生得到的承诺从何而来?刘炜将责任推给该校二级学院个别人身上,“可能有个别人做过这样的承诺,比如与企业合作办学的二级学院,企业方为了追求利润,可能会在招生宣传时夸大其词、擅自承诺。”

据了解,校方明知“单招”考试指标有限,2012年入读学生尚有1000多名没有通过考试,2013年却又招收1000多名学生。

海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段会冬指出,招生是学校行为,哪个专业招多少学生,学生总数多少,学校不可能不清楚,不应该拿二级学院做“挡箭牌”。

重视职业教育,亟待投入资源

据了解,海南省从2011年起开始试点高等职业学校“单招”考试,政策规定严禁向考生做任何录取承诺,严禁招收“超前入读”考生。

海南省教育厅高等教育处处长黎岳南称,“我们明确要求学校不能把学生提前招到学校,形成隐患”,现在出现了问题,教育厅也被“捆绑”了。

段会冬认为,校方这样做可谓明知故犯,招收大量“超前入读”考生,不考虑他们以后的前途。然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管辖范围内的一所高校,连续两年大量招生浑然不觉,也有失于监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当今社会对职业技术人才需求很大,国家也十分重视职业教育发展。然而,职业教育还跟不上社会需求。由于全社会的“学历导向”,对应试教育过度重视,而对职业教育重视不够,必然导致对985、211类学校投入更多,以至于处于底层的职业院校还要通过“骗招”的方式来招收学生,这一现象令人担忧。

此次“骗招”事件,暴露了我国职业教育面临的困境,当前亟待均衡教育资源,增加投入。段会冬表示,“高招制度、职业教育发展环境不改变,就很难杜绝这类事件再次发生。”


本文章由澳门美高梅664882 http://www.neworiental-k12.org/mgm84d/的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