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资讯 >> 正文

新品!地平线推出全系自动驾驶AI芯片

2020-05-23 03:44:10  来源:双辽生活网  

在不久前结束的亚洲CES上,中国芯片制造商地平线宣布推出从L2到L4级别全系列的计算平台。

在CES这个喧嚣的秀场,这则消息也许并没有引发人们足够多的思考和重视。然而,对全球自动驾驶产业界,这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2018年5月31日,谷歌兄弟公司Waymo宣布向FCA采购6.2万辆自动驾驶,此举向所有的工业界人士表明,汽车的商业化已无限临近。

然而,在全球范围之内,能够供应可支持从L2到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所需计算芯片的,在此之前只有一家公司,那就是以色列公司Mobileye;L3和L4目前还没有量产车型出现,在这个领域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重量级芯片玩家,美国的。

尽管此前,有不少企业声称能够提供自动驾驶AI芯片,但事实上都停留在PPT阶段,几乎不能落地。

自动驾驶芯片的落地,有三个门槛。1、芯片本身研发具备高门槛。2、车规级芯片对可靠性、耐热、耐电池干扰,有额外的要求。3、汽车AI芯片对算力有更高的要求。

因此,此前无论是面向量产车型的L1和L2自动驾驶汽车上所使用的视觉芯片,还是在 L3、L4级别自动驾驶芯片的市场,都被上述两家公司主导,前者侧重L1、L2,后者侧重L3、L4。

这样的局面,使得OEM和er 1在开发自动驾驶系统之时,进度严重受制于芯片的落地进度,很多创新的想法,因不能得到芯片制造商的支持而难以落地。

比如,前装车企用它们的方案不被授权改动任何东西,遇到任何一点技术问题,都只能等它们派遣总部工程师搭乘国际航班过来解决,不仅费钱,更费时间。就曾在自动驾驶芯片供应问题上与其中一家芯片厂商发生不愉快,后来用了两家中的另一家自动驾驶芯片进行,但替代方案价格却涨了数十倍,特斯拉为此不得不决定自研自动驾驶芯片。可见全球车企在面对汽车芯片巨头时,都面临没得选择的境地。

所以,当地平线推出L2到L4级别两个可以商业化落地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时,对产业界具有重大的意义。

地平线星云,基于其征程1.0芯片,能够以车规级标准满足L1和L2级别的自动驾驶的需求, 能同时对行人、机动车、非机动车、车道线、交通标志牌、红绿灯等多类目标进行精准的实时监测与识别;并可满足车载设备严苛的环境要求,以及复杂环境下的视觉感知需求,支持L2级别ADAS功能。

地平线Matrix 1.0,基于地平线BPU2.0架构,结合,是L3和L4级别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Matrix1.0可支持20类不同物体的像素级语义分割,因此能够让汽车更好地理解复杂场景,特别是可以应对高度遮挡、快速响应场景下的无人驾驶挑战。

比如当行人或者车辆被路边的树木或者其他物体遮挡时,通过像素级的识别,即使只检测到一部分,也能实现正确识别,从而做出响应。该平台还可实现三维的车辆检测,识别场景中的深度信息,进行距离的识别和判断;此外,Matrix1.0还能进行行人骨骼识别,判断行人朝向,从而进行行人运动轨迹预测。

地平线Matrix 1.0平台的功耗为31w,只使用风冷系统即可,不需要水冷。相比而言,英伟达Drive PX 2的功耗为250w。

与此同时,据地平线官方消息,Matrix系列产品的更高版本已经完成产品化并即将投入量产,并且已向一家美国汽车制造商供货。

在此之前,地平线与中国长安组建了联合实验室,推动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而奥迪在中国的发言人约翰娜·巴斯(Johanna Barth)在接受彭博社采访中公开表示,该公司已经为中国项目挑选地平线公司为合作伙伴。据悉,双方将在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与产品化等方面开展密切合作,共同推动高级别自动驾驶的研发和落地,特别是在中国市场的本地化落地合作。

鉴于此,地平线已在中、美、德、日四个国家,分别与当地的OEM和Tier 1达成了战略合作。

对于全球自动驾驶工业界而言,另外一个利好的消息是,享受地平线的服务一定会更加愉快。

地平线为OEMs和Tier 1们提供更多种合作模式。地平线智能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李鹏透露,该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包括:

1、IP架构授权,比如BPU2.0。适合一些具备芯片设计能力的企业,通过得到地平线的芯片IP授权,生产出满足自动驾驶要求的芯片。

2、只提供芯片,比如征程1.0。这种合作模式适合一些具有超强整合能力的Tier 1,或者其他能够整合SOC,以及拥有软件算法方案的合作伙伴。

3、提供整体计算平台,比如Matrix1.0。这种方案适合目前市场上几百家自动驾驶软件和算法方案商。

4、提供产品或方案,比如地平线星云。不仅有芯片,计算平台,还整合外部可选的感知、决策和执行的所有方案,是一个完整的L2级别的自动驾驶方案。这种方案适合Tier 1或OEMs。

Mobileye和Tier 1和车企的合作,主要是基于产品和方案级的。而英伟达的合作主要是上述的第2和第3种方案,以方案3为主,该公司为目前大多数自动驾驶方案上提供Drvie PX 2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相关企业在此基础上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地平线的身段放得更低、合作模式更加灵活。

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表示:“将领先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地实现产品化的能力,是目前AI企业的核心竞争力。2018年,地平线将继续在产品落地上不遗余力。”

鉴于此,地平线在2018年组建了面向智能驾驶、新零售、智慧城市等多个应用领域的事业部,来负责具体产品和解决方案的落地运营及服务。

上述的地平线智能驾驶业务部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

对产业界而言,中国企业不仅在服务模式上灵活,在服务的方式上会更加贴心。

因为对于中国的工程师而言,拎上一个工具箱或背上一个电脑包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出差,飞到客户身边。

截止目前,尽管实际合作数量远超于此,但公开对外宣布与地平线达成战略合作的企业或Tier 1只有三家,分别是博世、奥迪和长安汽车。

这里似乎再度暗示了自动驾驶芯片供应商的强势市场地位。以至于连OEMs和Tier 1,与其他供应商合作,都需要秘而不宣,以免引发垄断供应商的不快而停止技术支持,甚至是断供。

在中国的汽车动力市场,这样的事情也在发生,某动力电池企业就要求OEMs必须将大部分采购定在他们家才会签署供应合同。

有商业垄断的地方,就会有供应安全的问题。

OEMs的谨慎可以理解。毕竟,地平线才刚刚把产品推向市场,在可靠性以及产能两个方面都需要经受市场检验。在这种阶段得罪核心供应商,不是明智的选择。

但也不能止步不前。

在此,长安汽车和奥迪的经验更值得学习和复制。

长安汽车的解决方案是与地平线组建面向L4的联合实验室,在L4级别的联合实验室里,未来可以有更加丰富的内涵,比如也可以推进L2级别的自动驾驶联合研发。

奥迪的方案是宣布面向中国市场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与地平线联合研发。

这也是一个聪明的方法论。

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这些跨国汽车巨头面向中国市场销售的汽车产品,如果在自动驾驶芯片上采取国外的解决方案,非常有可能遇到当初一汽、江淮等企业因使用了韩国的动力电池,而导致这个量产项目作废的窘境的。

芯片显然比动力电池更加敏感。车评君认为,未来在中国市场销售的自动驾驶汽车,其计算平台、控制软件、感知器件及地图,跟中国本土供应商合作将是大概率事件。对于所有的OEMs而言,在不得罪主供应商的情况下与新兴供应商合作,组建联合实验室,通常是一个更具灵活性的开端。

在这样的背景下,该公司的CEO余凯告诉车评君,地平线星云作为L2级别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年底可完成ISO 26262 ASIL B级别的车规认证。

地平线自动驾驶芯片的市场投放,证明了中国企业在技术和产业化挑战极大的自动驾驶AI芯片制造领域,拥有成功的可能。

同时,也证明了此时此刻的中国企业,具备了在大多数核心技术领域,实现技术突破甚至引领的可能性。

为什么可以?

以地平线为例。

其管理团队成员中包括余凯、黄畅、吴强、周峰等人,此前已是AI及芯片全球顶尖的技术产品人才。

余凯是百度研究院及自动驾驶业务的创始人,黄畅是百度的T10和主任架构师,吴强此前是Facebook的高级主任架构师,首席芯片架构师周峰曾是浙江大学信息和电子工程系副主任、教授和博导,还是华为美研中心资深架构师。

事实上,台湾芯片工业的奠基人张忠谋在此之前是德州仪器主管研发的三号人物,是一个被称为令竞争对手发抖的人。无独有偶,中国芯片制造产业的拓荒者,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也曾是德州仪器的建厂狂人,在全球范围内声名显赫。

这些领军人物,能够迅速聚集一批精英,投入到高精技术领域攻关和研发。

地平线避开了通用AI芯片领域,只为汽车自动驾驶做专用AI芯片。因为只需服务汽车自动驾驶的AI计算,芯片的算力、功耗和性价比均有大幅度的提升。

此外,专用的AI芯片甚至可以将一部分算法固化在芯片里,以提供运算效率,这使得余凯、黄畅等人原来做自动驾驶算法出身的人具备了更大的优势。

相比国外的同行,地平线团队更了解中国的驾驶环境,中国人的习惯,因而其算法和芯片会更符合中国的驾驶场景。

当然,尽管地平线的团队非常“豪华”,他们依然用了将近3年时候,才拿出了能够用于量产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

另外,鉴于现阶段的中国拥有比较大的资金流动性,对优秀团队而言,募资相对而言已不算太大的挑战。

当余凯决定要出来创业之时,包括高瓴资本、尤里米尔纳的DST等赫赫有名的PE,在天使阶段就愿意慷慨解囊,投入巨资支持研发和创业。

这在15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2003年的马云,不得已把阿里巴巴的控股权卖掉,口袋里连几百块都没有。那时候的任正非正在经历重度抑郁,以及李一男成立港湾,对展开迎头痛击,内忧外患。

要求彼时还在为了公司的存活而挣扎的中国企业,投入巨资做研发与全球巨头竞争,无异乎天方夜谭。

当然,15年以后的华为年研发投入已接近700亿元,阿里可以投入1000亿元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

一个时代的企业,都会有其特定的时代使命。

在这样的时代,像地平线这样的企业,去挑战世领先的科技高地,不仅可助力实现本土的产业升级,还可以在全球市场市场上搏风击浪,为全球工业界带来更具特色的产品和服务。

此时,中国乃至全球汽车芯片制造业需要更多的地平线,在、、、通讯、VX2等领域取得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