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活动-文化 -群英论见 -历史-社会-博览-图库 -博客 -社区 -读书 -游戏 -骑行 -海军

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 >> 正文

媒体曾曝“反赌”狱中人生活:申思扭秧歌引唏嘘

2017/5/20 15:20: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9月2日电 今天,“反赌扫黑”风暴中落马的足球裁判陆俊正式出狱,重获自由身。近年来,国内多家媒体也曾披露过“反赌扫黑”案中狱中人的生活——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经媒体曝光的那些昔日足坛风云人物,他们的狱中生活。

  谢亚龙:身体瘦削平常寡欢

  谢亚龙曾任足协副主席和足球管理中心主任。在2012年6月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第二轮宣判中,谢亚龙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

  谢亚龙的中国足协副主席职务,直到今年初的足代会上才正式被罢免。去年底,网上流传出谢亚龙在狱中的各类消息,有说法称谢亚龙告诉自己的狱友自己是上市公司老总,年薪上百万。同时,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主动帮狱友们按摩。狱友们甚至普遍反映很舒服。

  不过,《广州日报》撰文否定了这种说法: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现在谢亚龙一直在研究中医,像中医案例、药剂和古籍都在钻研,等他出来恐怕都快成一代名医了,家里人都给他买了一万多元的中医书籍了。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谢亚龙一直放不下过去。在狱中,谢亚龙一直生活在过去,不能正视现实,有一位业内人士说谢亚龙在狱中的情绪只能说稳定,平常寡欢,几乎不跟周边的服刑人员交流,他身体瘦弱,耳朵听力也不太好,谁跟他说话都得大声喊。

  南勇:研究体育申请专利

  最近,《北京青年报》报道,监狱中,南勇和陆俊在一个房间,虽然没有完全放下过去,但南勇表面上会面带微笑。南勇在狱中还非常关注足球,关注体育,在狱中还继续搞体育研究,其研究成果还申请了专利。

  去年底《现代快报》报道,虽然身份特殊,南勇每天的生活起居都是一样:早上六点起床,洗漱整理内务,过后就吃早饭打扫卫生。每天上午的9点到11点,在押人员都会在监室内静坐悔过,并且有专人组织学习,午饭时间过后继续静坐悔过,直到晚饭前。

  白天生活非常枯燥,但是晚上的生活却相对比较丰富,晚上7点过后,南勇可以在看守所里看新闻联播,也可以读书看报纸,甚至可以和其他在押人员一起打扑克,直到9点半熄灯睡觉。

  杨一民:曾表示还想为中国足球做事

  杨一民曾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在2012年2月的第一批足坛反赌扫黑案件宣判中,杨一民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罚金20万。

  最近半年,杨一民并且在狱中并未有新的消息。去年,据《新京报》报道,押解在看守所里期间,杨一每天会通过电视和报纸观看新闻,偶尔也会翻阅一些书刊等,以及相关法律的书籍。宣判后,其辩护律师王树静透露,杨一民表示他还想为中国足球做点事,也想去大学教书。

  张建强:曾想为女足写规划

  张建强曾任足协裁判委员会秘书长、女子部主任,在2012年2月的第一批足坛反赌扫黑案件宣判中,张建强因为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25万元。

  最近半年,张建强同样没有新的消息被披露。据《大连晚报》早先报道,张建强曾计划着把自己积累多年的足球经验落于笔端,为中国女足写一个发展规划,最终结果尚不得而知。

  申思狱中扭秧歌曾引轰动 范广鸣现身全运赛场

  中国足协前联赛部官员范广鸣,已经刑满释放。去年全运会上,他出现在足球比赛看台上,与几名足球名宿聊天,神情自然。一些曾经一起共事的足协老朋友也与他简单打招呼。

  另外,裁判周伟新也已经刑满释放,但具体情况没有媒体报道。万大雪、申思、祁宏、李明等人的刑期只剩下不到两年。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有多家媒体曝光过一张申思狱中头系红毛巾,微笑着扭秧歌、敲起安塞腰鼓的照片,一时间引发不少唏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