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首富娘子王爷别闹我很忙南音吖-首富娘子王爷别闹我很忙by南音吖章节阅读

2020-06-12 04:42:06  来源:双辽生活网  

首富娘子,王爷别闹我很忙第四章 虎落平阳

苏箐月处在震惊中,被身旁人刺耳的说话声拉回现实。

在以前,还真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见老大夫要走连忙动身拦住这人的去路。

开玩笑,躺在床上的人再不医治可真的会死人。

“我不会道德绑架你,但是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钱这种东西,我苏箐月最是不缺,你先用药旧人,我去筹钱,总而言之绝对不会不给钱”!

拖着药箱的老大夫冷笑了一声,不屑的开口,“就你这娘们儿家的,男人都快死了拿什么还,赶紧埋棺材里算了”。

“你说什么”?

苏箐月一把抓住这老家伙的衣领,这老家伙嘴巴真毒。

本姑奶奶敬重你是医生,现在还敢蹬鼻子上脸了,恶狠狠的说道。

“今天就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

“大傻子家媳妇儿打人咯……”!

老大夫毫不慌张的朝门外大喊,娘们儿家家的,拿什么挣钱,恐怕到时候要卖身葬夫。

门外一阵起哄声,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与老大夫相熟。

闯入屋内直接将苏箐月与老大夫拽开。

苏箐月早已筋疲力尽,一个不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头子呸了一下恶狠狠看着苏箐月,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厌恶。

“哪里来的黄毛野丫头在老夫这里撒野,你就等着收尸吧”!

说着,老头子抱着药箱就走了,周围人见没戏看,纷纷也就散了。

“你这臭老头子,要死也是你先进棺材”!

苏箐月气的双眸通红,还从来没受过这种窝囊气,恨不得把这嘴巴不干净的老家伙揍一顿。

这倒霉的事儿通通都让本姑奶奶给遇见了。

苏箐月抬头看着草床上昏死过去的人!

这草床根本称不上说是床,一堆草铺在地上,搭了一块儿破布,勉强够一个人躺着。

苏箐月突然感觉到无力,更别说一时间无法接受突然穿越的事实。

如果这是一场梦,究竟怎么才能醒来

又惹了躺在床上的大麻烦,眼睁睁看着这家伙死在眼前,苏箐月做不到。

“大傻子,你可别死啊”!

回应苏箐月的是一阵寂静。

人命关天,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摆在苏箐月面前,却又无能为力。

姥爷曾在抗战时期为救一妇女而被炸毁了一条腿,落了终生的残疾。

但无论去何处,姥爷无不被奉为上宾。

姥爷平生教导苏箐月最多的便是要一心向善,万万不可轻视任何人的性命。

无论对方身处地位如何,性命处于危机时刻,绝不能见死不救。

歇了半响,苏箐月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子的口袋,里面竟然有两板感冒退烧药。

秋冬交替江泽很容易感冒发热,所以平时苏箐月身上会备些药。

如今,一想起江泽的名字,苏箐月就打心底的厌恶。

好在这药有些用处,索性死马当成活马医。

苏箐月撕了一小块儿床单,拎着草屋内的旧木盆就朝不远处的小溪跑去。

将麻布浸湿,洗干净后打了一盆水后匆匆赶了回来。

将麻布的水拧干净放在昏迷之人的额头上,希望借此能降降体温。

“要怎么点火啊”!

苏箐月碎碎念道。

这间房子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这个词来形容。

苏箐月在一旁放置柴火垛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对打火石。

这玩意儿苏箐月在参加野外求生时玩过,用起来也算顺手。

灶台紧挨着草床,这样也算方便苏箐月观察床上人的反应。

苏箐月将水倒入铁锅内点火烧水,这大傻子身体太弱了,可不敢再用生水吃药。

夜色渐暗,喂大傻子吃完药,苏箐月窝在草床旁不敢动。

肚子饿的咕咕叫,在这寂静的夜晚,几乎盖过了床上昏迷之人的呼吸声。

因为没有照明的东西,周围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冷风从破旧的门缝里进入,发出呜咽的声响,不时有几声虫叫鸟鸣。

烧完水后没剩什么柴火,仅有的一床薄被盖在了大傻子身上。

苏箐月干冻着,心里越发委屈。

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了晚上情绪都极为脆弱,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苏箐月忍不住小声抽泣着。

身在异地,无依无靠,还被一个老头子给欺负辱骂了,就连吃的东西都没有。

好饿啊……呜呜……

“呜……我哪里不温柔了,你个贱渣男,你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你看我回去后不弄死你……呜……”!

苏箐月哭的太伤心了,止不住的打嗝,身子缩成一团,微微发颤。

“娘子……”!

苏箐月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拍着自己的后背,吓得哭都不敢哭了。忽然意识到可能是大傻子,哭着骂道。

“你没死啊,谁是你娘子啊……我还是未出门的黄花大闺女呢……我好饿啊呜……”!

“娘子别哭了……都是为夫的错……”!

床上的人气息弱的很,单单这番话就耗费了不少力气。

但是身旁人哭的太伤心了,不忍她继续哭下去。

“都说了不是你娘子,再占我便宜小心我揍你”!

苏箐月抽泣着说道,忽然间却被拉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娘子是不是冷呀,为夫抱抱就不冷了,娘子是不是饿了,我去给娘子做饭……”!

说着床上人真的起身站起了起来,却被苏箐月硬生生的按回去了。

这家伙真是大傻子啊!

都病成什么样了,还去做饭,这屋里连一点粮食都没有。

虽说下午那个老头子面目可憎,但他说的却是实话。

不过吉人自有天相,都能醒过来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老老实实坐着吧你,别给我添乱”!

“娘子别生气,为夫不动就是”!

说着又将苏箐月搂在怀中。

“娘子身体好凉,抱抱娘子就不冷了”!

身后的温度让苏箐月不舍得推开。

山间的黑夜温度与白日相差甚大,再加上这破旧的房子四处进风。

苏箐月就“被迫”享受着这温暖。

“别说话,快点睡觉”!

苏箐月吸了吸鼻子,不管怎样,在回不去原来的地方之前,这日子还是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