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小说阅读

2020-06-13 03:47:18  来源:双辽生活网  

安于茉南宫曛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最终在青春里走散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一到家,安于茉就带着眼泪匆匆忙忙的跑进了房间。安于枫停好车后,也急急忙忙的上楼去看她了。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精选:

人们常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可最后当宴席要散了的时候,我们总会有许多的舍不得。

一到家,安于茉就带着眼泪匆匆忙忙的跑进了房间。安于枫停好车后,也急急忙忙的上楼去看她了。

咚咚咚,安于枫轻轻的敲着门。可是安于茉并不想说话,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没有听见回应,安于枫说“我进来了哦。”说完他轻轻的打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安于茉面对着窗坐在,对于他进来了也没有回头看看。

安于枫叹了口气,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她。安于枫把她的头搂在自己腰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安于茉抱着安于枫的腰,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的哭声就像一根细细的针,每一针都扎在了安于枫的心里。

“人生免不了要分离的,于茉没有谁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所以你要学会成长,你明白吗?”安于枫意味深长的说。

安于茉哭着摇摇头,“哥,我舍不得爸离开我出国,我也舍不得你离开我,我真的舍不得啊”

“没事的,爸不会离开你的,我也不会离开你的。什么都不要去想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你明天不是还有考试吗?”为了安抚安于茉的情绪,安于枫不得不转移话题了。

安于枫蹲下身子,看着安于茉,说“好好休息一下。好吗?”他的眼里满是怜爱。

安于茉喊着泪点点头,安于枫冲她笑笑,就出去了。

现在的安于茉哪有什么心情想明天的考试啊,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安朝阳离开的背影,安于枫那似懂非懂的话。

她安安静静的倒在床上,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

和她的情绪差不多的安于枫,他闭着眼睛靠在门上,面色凝重。虽然现在安朝阳出国接受治疗了,但安于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没有放下那颗悬在半空的心。

而另一边,锦城一中的学习氛围明显比以前更加紧张了。

一下午南宫曛都仔仔细细的看着书,任垚也没有逃课,而是认认真真的做着试卷。整个班级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和紧张。

班主任吴秋伴随着她那独特的高跟鞋声音,走进了教室。

“好了,同学们,你们先放下手里的事情,听我说。”

吴秋既然都发话了,同学们哪里敢不听啊,他们都陆陆续续的放下了自己手里正在做的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吴秋。

可南宫曛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瞟了一眼讲台上的吴秋,继续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南宫曛……”吴秋一声吼,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他。

南宫曛被全班同学那样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放下自己手里的事情,摊开双手,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吴秋也懒得理他,扔给他一个白眼,就讲了起来。

“好了,同学们,现在我来说一说关于明天模拟考试的情况。”全班同学都竖着耳朵听着。

“明天的模拟考试,不仅仅是一场简简单单考试,这次考试大概星期五就能知道。”下面的同学都开始窃窃私语了。

“怎么会不是一场简简单单的考试呢?”

“对啊,为什么成绩那么快就会出来啊?”

“好了好了,安静。”吴秋拍拍桌子吼道。“这次的考试,我们会评选出今年能够获得奖学金的同学,所以这次不仅仅是一场考试。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发挥出最好的水平,不要因为自己家有钱,觉得自己不需要而不付出努力,明白了吗?”吴秋的最后一句话,是看着南宫曛说的。

南宫曛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可班上的同学们都纷纷回答到“明白了。”

任垚意味深长看着南宫曛,心里仿佛打算好了什么。

一下课,南宫曛就走到了任垚的座位边,看着任垚一副认认真真看书的样子,他调侃道“你不会真打算去拿什么奖学金吧?”

任垚抬头看了南宫曛好一会,才开口说“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说完又继续看起了书。

南宫曛笑嘻嘻的说“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的,你不会生气了吧,难道你真的想拿奖学金啊?”

“我没生气,我只是在说明一个事实,奖学金每个人都想拿好吗?”

南宫曛正想反驳,“我……”

“好了,我知道你不需要。”任垚拿着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看着任垚的背影,南宫曛一时觉得好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了。

拿着书的任垚,一个人去了学校的顶楼,他站在那里,任由风胡乱的吹着自己的头发。现在的他需要钱急切的需要钱。

“你怎么在这里啊?”一个女生的声音从任垚的背后传来。

任垚回过头,不知道王语萱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任垚反问到。

王语萱笑着走到他的面前,“因为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啊。”

“秘密基地?”任垚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对啊,以前每当我压力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到这里来的,可是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啊?”王语萱皱着眉头看着任垚。

“我……”任垚转身看着远处,“我只是想来这里透透气。”

“怎么了,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任垚看着王语萱,没有说话。王语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问的太多了,急忙道歉,“对不起啊,我不该问你这么多的。”

出乎王语萱的意料,任垚却笑笑说“没关系的,你是于茉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啊,我只是在教室被南宫曛那小子吵的有些心烦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都在为明天的考试烦恼呢?”王语萱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明天的考试没什么的,只要你全力以赴,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没关系的。”任垚像个过来人一样安慰着王语萱。

“嗯。”王语萱满意的点着头。“谢谢你。”

“不客气。”任垚看着王语萱又试探着问“于茉下午有来上课吗?”

“没有,她送她爸爸去机场后,就直接回家了。”

“你和于茉很熟吗?”任垚继续问到。

“还好吧,我们是在她转来的时候才认识的,不过于茉人很好的,很善良也很热心。”王语萱笑嘻嘻的说着。“对了,她还是和你一样从荣城转学过来的呢。”王语萱补充道。

任垚微笑着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王语萱疑问道。

任垚有些惊慌失措了,“我,我是听南宫曛说的。”

“哦,我就说嘛,这个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的。”王语萱看看时间,“哦,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有空再聊吧,拜拜。”

“嗯,拜拜。”

王语萱急匆匆的下了楼,回教室去了,可是任垚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最后一节课不上,所以现在去不去都无所谓了。

任垚随便的翻了翻自己手里的书,又扔到了一边。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天空只有几朵洁白无暇的云飘着,看起来有些单调。远处是一栋栋的高楼大厦,无比繁华的城市,任垚却不知道到底哪里才是他的归宿,或许他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傍晚时分,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雨。路上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赶着路,但依旧没有打乱他们的生活节奏,没有扰乱他们追寻梦想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