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前妻有毒旧爱太难戒厉墨诚-厉墨诚小说章节阅读

2020-06-14 04:04:01  来源:双辽生活网  

前妻有毒,旧爱太难戒第3章 不错就是恨

这句话明明在意料之中,可林婉婧还是觉得心尖像是被一只大手用力扯了一把,麻麻的,生疼。

她睨了厉墨诚一眼,突然就笑了起来。

我还没有醉,居然就开始说醉话了,真是自取其辱!

林婉婧说着,拿起酒瓶,直接把酒杯倒满,然后端起来,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猩红的汁液顺着她白皙精致的脖子流下来,像鲜血一样刺目。

林婉婧,红酒不是这么喝的!

厉墨诚眉头微蹙,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

那你说应该怎么喝,你教我

林婉婧绕过茶几,直接坐到了厉墨诚的腿上,眼神像是蒙了一层雾气,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情绪。

她身上淡淡的茉莉花的香气夹杂着熟悉又陌生的体香,像诱人的罂粟,让人无法抗拒,厉墨诚一时恍神,竟然忘了推开她。

林婉婧,别招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厉墨诚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隐忍。

林婉婧的身形微微一僵,扯了一下嘴角,起身,坐回到刚才的位置上。

说,为什么回来?

和白天一模一样的问题,厉墨诚又问了一遍,他凝视着林婉婧的眼睛,眉头挑了一下。

与你无关!

那和谁有关?

你不需要知道!

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呢?

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挂钟滴滴答答的声响。

林婉婧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或许是这样的夜,这样的空间,太适合说心里话了。

就在刚才,她差一点儿就要把实话和盘托出了。好在,理智尚存,她及时停住了。

当年,他误会了她,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她,她恨他入骨!

可是造化弄人,现在,她只有回昆城这一条路可走了!

厉墨诚的手机响了,他敛眉,拿出来看了一眼,果断挂掉。

紧接着,又一遍响起,他干脆直接关机了。

林婉婧啜了一口红酒,嘴角含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厉太太催你回家了是吧?有爱情的感觉,果然是不一样啊,分分钟都想黏在一起!

她的话里嘲讽的意味太浓,厉墨诚抬眸,脸色像泼了墨一样黑。

林婉婧,我不喜欢你说话的口气!

我们早就没关系了,你不喜欢,我就一定不能做吗?厉墨诚,你以为你是谁?

林婉婧仰头靠在沙发上,嘴角划过一丝冷笑。

转眼间,头顶上的灯光就一张放大版的俊脸挡住。

厉墨诚双手撑在沙发靠背上,额角的青筋已然非常明显,眼角眉梢都是薄怒,声线凉薄清冷:你以前是我的女人,就永远都只能是我的女人

他低下头猛地压上了林婉婧的嘴唇,清凉柔软的触感让他瞬间意乱情迷。

林婉婧呼吸一窒,猛地推开他。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风一样刮过厉墨诚的脸。

四目相对,厉墨诚从林婉婧的眼里看到了恨。

不错,就是恨!

她恨他!

这个发现让他莫名有点儿激动,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个弧度,连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都可以分分钟忽略掉。

厉墨诚,你流氓!

大半夜邀我过来陪你喝酒,不就是希望我这样吗?

厉墨诚的口气淡淡的,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

说完,他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婉婧,幽冷的眸子一眼看不到底。

林婉婧嫌恶地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如果目光能杀人,她早已经把眼前的男人凌迟了一百次一千次。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踹开,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随即闯进来,而紧跟在他身后的人正是洛悦溪。

看到她的时候,林婉婧微微错愕。

四年前,洛悦溪对自己下狠手,把一锅滚烫的水浇到自己身上,林婉婧并没有仔细想过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现在看来,后果比她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即使是在柔和的灯光之下,还是能看到她左脸上的两道不规则形状的伤疤,颜色比肤色深得多,即使涂了厚厚的粉底还是能看得出来。虽然她穿了高领毛衣,可是露在外面的一小截脖子上也有明显的烫伤留下的疤痕。

察觉到林婉婧打量的目光,洛悦溪怒气更盛,撸起袖子就朝她冲过来。

贱人,居然勾引我的男人,我看你是活腻了!

她温柔的声线和说话的内容形成巨大的反差。

看来,岁月真的是会改变一个人,连洛悦溪这样拥有古典气质的美女都露出泼辣的一面。

林婉婧的双眼微微眯起,闪身躲到了厉墨诚的身后。

墨诚

厉墨诚抬手抓住了洛悦溪的手腕,冷冷地说:不要在这里闹,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洛悦溪不怒反笑,而且笑得无比凄凉:孤男寡女大半夜的在酒店的房间里幽会,你还说我在闹?

厉墨诚猛地甩开她的手,跃过她的肩膀睨了一眼她身后的男人。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弄走!

好的,少爷!

保镖踹开门冲进来的那一刻,一看房间里有厉墨诚,立刻吓了个半死。洛悦溪只说让他帮忙替她出口恶气,并没有说是来捉奸。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少爷没有责怪他已是万幸,哪里还敢耽搁。

对不起,洛小姐,得罪了!

洛悦溪正想张嘴说什么,保镖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塞到她嘴里,然后直接把她扛起来就往门外走。

不能说话,双手还被保镖死死扣住不能动弹,洛悦溪憋得脸通红,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瞪着林婉婧,眼里好像随时能喷出火来。

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安静,厉墨诚双手抄进裤兜里,眉头蹙在一起,脸色也变得晦暗不明。

林婉婧打了个哈欠,淡淡地说:不早了,厉总请回吧,晚安!

她在下逐客令了,厉墨诚脸上划过一丝尴尬,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房间。

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林婉婧微扬的嘴角耷拉下来,眼底闪过一丝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