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重回七零年代末最新章节

2020-06-20 03:41:06  来源:双辽生活网  

主人公是苏馥香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宋淑英见苏寿才发话了,便接过种子,默默的转身去翻地了,苏馥香跟在后面去帮忙。

《重回七零年代末》精选:

田里的草拨完,就开始翻地种菜,这个季节就种些豆角,茄子,辣椒之类的,苏馥香在播种的时候偷偷的带了些种子回家。

“娘,我们在后院种些菜吧。”苏馥香实在是不想一天到晚就一些咸菜了,她现在情愿光吃饭也不吃那玩意了。

“你这丫头,胆子是越来越大,要是让人发现了怎么办?”

“放心了,妈,你没发现现在管得没有那么严了?我就不信别人家不种。”

“种的吧。反正我们家来的人少,小心的就行。”

宋淑英见苏寿才发话了,便接过种子,默默的转身去翻地了,苏馥香跟在后面去帮忙。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这时地里也没有多少活干了,修渠道的事又被提了出来,苏馥香心提到了喉咙口,就怕苏寿才又分到那最累的工,遇到爆破的时候,他最危险。

“爹,你分到了什么工?”见苏寿才回来了,苏馥香迫不及待的问道。

“记工,俊采上土。”苏馥香听了终于松了口气,没有重复前世,这样她爸的脚就不会受伤了,也就不会被它折磨了。

渠道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苏寿才跟俊采两人每天起早摸黑的,所幸相比起来活没有那么累,宋淑英除了偶尔出出工,其他的精力就都放在了苏馥香的亲事上。

苏馥香其实一点也不想那么早的嫁人,但是这时好像女孩都是十八九岁,二十岁的样子嫁人,那些下乡的知青倒是一般成亲的晚,可她们可糟不少白眼,而且她们很多都是因为要回城,不愿意在这里生根。

“香儿,前些日子给你做的那件格子单衣放在哪穿上,跟妈去走亲戚。”苏馥香正在灶里扒红薯,宋淑英就急匆匆的在外面叫道,语中带着喜气。

“去哪呢?”这些天每天下雨,外面的地到处是泥,她一点也不想出去。

“叫你快点就快点。”宋淑英自己换了一套衣服,一套蓝色的卡基布西装,苏馥香记得这面料还是苏寿才一个朋友送的,不过看样子已经有几年了,洗得有些翻白了,只是没有补丁而已。

苏馥香见逃脱不掉,只得按她妈的要求穿戴起来,她这衣可是全家今年的布票买的,她妈这人,不管怎么困难,她总是把他们几个孩子甚至自己穿得妥妥贴贴,哪怕是打了补丁的衣服,穿出去也比别家的好看几分。

“挺好的,有精神气,快走吧,你富伯母还在家等着呢?”

苏馥香全身一震,脸色有些发白,站在那里发起了呆,她妈这是要带她去相看吗?对方会是他吧,前世跟她相敬如宾几十年的人吗?

“妈,我不想去。”苏馥香胆怯了,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对他爱过,恨过,最后归于冷漠,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可以好多天不说话,要不是他们当时还有一个养女,说说她的事,他们甚至可几个月都不交谈。

后来他走了,她病倒了,躺在医院里,回想过,其实很多像他那样的男人,都跟自己的女人离婚了,可他却从未有过那样的打算,甚至连跟别的女人一点暧昧都没有,这让她更是对他十分不解,却知道他确实是个难得的好男人,正是这样,她现在不想嫁给他,不愿他像前世一样抑郁而终。

“走不走,你要是不去以后不要叫我妈。”宋淑英铁青着脸,一字一顿的道。

苏馥香败下阵来,默默的跟在了她的后面,到富伯母家门口,见她已经等在那了。

宋淑英跟富伯母有说有笑,苏馥香沉静的跟在后面,她的思绪却不知道跑到哪了,难道她这一世注定还要跟他纠缠一辈子?明明有些事已经改变,他们也没有在前世相见的日子相遇,既然这样,是不是他们的结果也不一样?

“小心。”忽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前方叫了起来,并不是宋淑英跟富伯母的,而是她熟悉得不能最熟悉的声音。

“啊。”苏馥香还没回过神,已经掉入到了一个小坑里。

一路上,苏馥香想过几十种见面的方式,却没有想到他们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她恨不得地下有条缝能让她钻进去。

“有没有受伤?”见她半天没出声,宋淑英急切的问道。

“没事,妈。”苏馥香忙爬了上来,衣上粘满了泥土,湿湿的,打都打不掉,她好想哭。

“苏嫂子,馥香,这就是孩子她姑邻居家的孩子王珂。”富伯母在旁笑着说道。

宋淑英头次见王珂的面,虽然从富伯母的口中已经得知这孩子长得不错,还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真是个斯文的孩子。

细细一打量眉清目秀的,身高也行,就是瘦了点,不过想想现在饥一顿饱一顿也就没了要求。

“婶婶好。”王珂打了招呼,便朝笑着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苏馥香一直都低着头,不敢看他,她现在根本不知道用什么的心态面对他,而宋淑英误以为她为刚才的事在懊恼,倒也没有责怪她。

“我就说这孩子可以吧,对谁都彬彬有礼的,而且他家人都不错,馥香嫁过去肯定不会受苦的。”

“不知道他家会不会嫌弃香儿,特别是闹出那事后。”宋淑英担心的道。

“应该不会,等下我让孩子她姑去探探底。”富伯母热心的道。

“那就麻烦了。”

苏馥香懵懂的跟着她们,心里却全是他的身影,再次见面,她发现根本做不到对他无视,他跟前世见面的时候一样,风华正茂,充满了阳光,眼睛特别的有神,他带给每个人都有种如沫春风的感觉。他还是那样的美好,而她却不一样了,她虽然有着十几岁的身体,里面却是藏着几十岁的思想,虽然她现在比前世有活力,但是有些东西哪是说忘就忘的,只是没有触到而已。

很快就到了富伯母亲戚家,他们家是个大湾,这里住着五六户人家都姓王,都是本家,房子是接着建的,她们家靠在前进的边上,而王珂家却是夹在中间,但那房子却是最好的,光线也是最充足的。苏馥香对这里熟悉无比,她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馥香快点进来。”富伯母见她的眼神直直的看着王珂家,心想难道她知道他家,随即又摇了摇头,她头次来,怎么会知道?

苏馥香看的就是王珂家,这房子比较她记忆中的要新很多,似乎没建多少年,墙上也是写满了毛主席语录。

她记得王珂的爸爸最喜欢念的就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而他家的墙上更是到处都能见到这话。

“你这孩子,怎么傻傻的。”宋淑英一把把她拉进屋“快叫人。”

“小姑好。”苏馥香对梁小妹并不陌生,相邻几十年,帮了她不少忙,那时因为没有孩子生,从此变得沉默寡言,不爱窜人家,每天都呆在自己家里,也就她经常找上门来聊聊天。

“又好看了些馥香妹子。”眼前的梁小妹年轻太多,差点都不敢认了,苏馥香笑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们几个女人就叽叽喳喳说起话来,苏馥香便坐在一旁发呆,她们以为她害羞,也没有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