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席欢之陆让免费阅读

2020-06-20 03:46:00  来源:双辽生活网  

主角是席欢之陆让的小说《》正在火热连载,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没办法,他只好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一抽,说声不好意思出去接电话了。卓然一走,席欢之电话进来,是小舞打的

《密爱娇宠陆医生请克制》精选:

南华医院。

冯莫闹出的动静不小,在律师来了之后,气焰更是嚣张。

此刻,律师在跟警方人员交涉,对于意图侵犯她们矢口否认,反而因为伤的重要求警方对她们三进行拘留。

警方当然是偏向于席欢之她们的,还特地让同事去了酒吧,找上了范溪。

但范溪也在装糊涂,说根本不知道蜂蜜水里有药物,酒吧的监控也查不出什么来。

冷清的走廊,阿琪已经醒了大半,想起什么,哭笑不得,“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在酒店里的时候,本来醉的一塌糊涂的她听到房间里有打斗的声音,睁眼一看,有个陌生男人,本能的担心好朋友,她想都没多想,那起烟灰缸就往男人头上砸。

席欢之淡淡笑下,“没有添麻烦,你砸的很nice。”

小舞附和,“就是,人渣受的那点伤算什么,要我们真中招了,谁损失更大。”

阿琪点点头,是那么一回事,而后觉得庆幸,“还好欢之提前发现不对,欢之,你怎么发现不对的?”

“看出来的。”

范溪整晚在想怎么灌醉她们,阿琪撞她时她下意识护着手里那杯蜂蜜水,想不怀疑都难。

阿琪又疑惑,“那个范溪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琪,你笨死了,肯定是别人给了她什么好处呗。”

这么一说,阿琪恍然大悟,猛然想到了白容容,华娱。

“你以为谁都像我们这么小仙女的吗?有的人为了自身利益是什么都干的出来啊。”

两人聊的起劲,一旁的席欢之舔了舔唇,“你们在这坐会儿,我去找我哥哥。”

哥…哥?

在警车上的时候,阿琪她们就想问席欢之哥哥是怎么个回事?她啥时候蹦出哥哥来的?

这会儿也想问,但没来得及,窈窕的倩影像阵清风,已经从急诊外科大楼出去了。

到了神经脑外科,席欢之先是碰到之前维护她的护士。

那护士见她,眼睛一亮,显然没忘记她是谁。

“席小姐。”

内心:妈耶,陆医生这个妹妹真是漂亮的让身为女性的她都快把持不住了,想占便宜。

席欢之扬起甜甜的笑,“王姐姐,晚上好。”

这声姐姐,真甜呀。

她又问,“我哥哥在手术吗?”

“没,半小时前手术已经结束了。”王护士上前几步,便闻到她身上的酒香气息,头发稍许凌乱,手上有几道指痕,还有个咬的挺深牙印。

王护士见,关心问,“你怎么受伤了?”

席欢之低了低眉,“遇到了点麻烦。”

闻言,王护士识趣的,“我带你去找陆医生。”

去的是陆让的办公室,白大褂挂在背椅上,人却不在,手机没带。

问别的护士才知道陆让同科室其他医生出去吃夜宵了。

算算时间,估摸快回来了,王护士便让席欢之在里面等。

办公室里有阵安神的清香味,席欢之坐在办公椅上,一手撑着头,酒劲上来,有点昏昏欲睡。

其实,只要她打个电话回陆家就好,但席欢之就是想找陆让出面,人都上门了,他能坐视不管?

果真如此,陆让没多久是从附近馆子回来了。

办公室亮着灯,陆让走到门口,便看见有个女人坐在办公椅他办公椅上,一手撑着头,脖颈线条优美,锁骨小巧,胸口曲线曼妙,春光若隐若现。

陆让眸色偏深,见到席欢之,依然波澜不惊,他走进去,便闻到空气里的女人香混着点酒气。

席欢之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对上陆让的视线,那双眼漆黑如墨,里面似又点缀灯火。

不过不知是不是气息太凉薄,还是陆让的目光太深沉,令人难以琢磨,席欢之不免生出点紧张,但很快被她压下去。

席欢之站起来,像犯错的小孩,“哥哥。”

“来做什么?”陆让走进来,淡问。

席欢之又舔了舔唇,“我跟同学把一个男人打进了医院。”

陆让看着她。

席欢之又道,“是他想占我们便宜才打的,我们可能要关拘留所,哥哥你能当我们的保释人吗?”

陆让走到办公桌边,在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

席欢之看一眼,是一位律师的名字,陆氏集团合作的一家事务所。

“找他。”

“……”

有点生气。

但更多的是泄气,好烦。陆让油盐不进。

而且好像只对猫和颜悦色。

大抵是喝了酒,少了几分欲擒故纵的耐心,席欢之哦一声,抬手拿过桌上的名片。

“谢谢哥哥,我先走了。”

席欢之走的急,一个不小心,腿撞到桌椅,一股钻心的疼透过皮肤,经过皮肉,蔓延神经。

小脸苍白几分,低头一看,本来就受伤的伤口又撞流血了。

不知为啥,席欢之觉得有点很没面子,头又低了低,还是先找王护士替自己处理下伤口。

还没走出去,与一个医生差点撞上。

席欢之腿还在疼,又穿着高跟鞋,差点没站稳,还好人家顺手扶了她一把。

卓然绅士的,“小姐,你没事吧?”

席欢之笑了笑,摇头。

卓然不准痕迹的打量她,啧,这么个大美女,陆让还无动于衷,瞧这身材颜值,是他喜欢的类型。

这一打量,加上嗅到一点血的味道,卓然很快发现问题,殷勤的,“你腿受伤了,我替你处理一下吧。”

“谢谢,那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医生嘛,大伤小伤,见了自然不能不管。”

“不见得吧。”

她这小伤,陆让还不是不管,眼睛都没眨下。

卓然瞥了眼旁边不说话的陆让,把椅子推过来让她坐下,“那种没人情味的医生还是少的,要是撞见,你别放心上,不值得。”

陆让哪里听不出卓然在指桑骂槐,照样脸色不改。

卓然看了眼她腿的伤,“美女,你等等,我出去拿点东西。”

很快,他提一医药箱进来,蹲下。

说实话,卓然有点不敢下手,这腿,太他么好看了。

“卓医生,我怕疼,你记得轻点。”

“好的,好的,没问题。”由于位置太偏,卓然握住她脚裸抬高一点。

一旁,陆让不禁沉眸。

卓然准备用碘酒清理伤口时,放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没办法,他只好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一抽,说声不好意思出去接电话了。

卓然一走,席欢之电话进来,是小舞打的。

“欢之,你好了没,那个人渣针已经缝好,警察要带咱们回警局了。”

听到电话那头那个冯莫的骂骂咧咧,席欢之,“我马上过去。”

伤口不是很疼了,血也没再流,席欢之起身就走。

这时,陆让拽住她,“伤口还没处理。”

陆让这才看到纤细手臂上红色指痕未散,还有个牙印在,灯光下,醒目不已。

席欢之无所谓的,“不理了。”

她抽手,但没成功。

“他咬的?”陆让意味不明的问。

席欢之愣了愣,看了眼手上的牙印,“不··不是啊。”

她语气有点急,“陆…哥哥…你放开我呀,警察和我朋友还在外科大楼等着我。”

差点就直呼其名了。

缓缓,陆让启唇,“坐下,先处理伤口,等会我同你一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