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灯饰资讯-房产资讯 -教育资讯-小说 -人工智能 -影视头条-文化资讯-健康资讯-电子资讯 -时尚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约久成婚总裁大人很纯情全文免费阅读

2020-06-24 04:06:19  来源:双辽生活网  

主角是骆诚越周小敏的小说名叫《》,为你提供约久成婚总裁大人很纯情全文免费阅读。平常他睡前都可是要把那些文件看完才会睡的,否则他不会上床睡觉,今天连文件都不看就上床睡觉,明显不符合他的生活习惯。

《约久成婚总裁大人很纯情》精选:

骆诚越在楼下等了半天,都没看到佣人带着她下来,本以为她是在闹脾气,他上楼准备亲自叫她下来,可是她才刚刚走完最后一个阶梯,就听到了佣人的惨叫声,“夫人!”

闻言,他瞬间加快了脚步,一个箭步就把晕倒的周小敏抱在了怀里。

半晌后,医生已经给她换完一个吊瓶,跟坐在床沿一瞬不瞬的盯着周小敏的男人说道,“夫人体虚,又受了风寒,这才导致的发烧。”

骆诚越没说话,用眼神示意他说重点。

医生也是个人精,瞬间就看懂了,他慢吞吞的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床事不要太频繁,虽然看起来夫人并没有怎么样,但是夫人的底子本来就虚,挑逗也……不宜太多。”

男人抿了抿薄唇,没吭声。

周小敏真正醒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头有点痛,她费力的睁开眼帘,映入她眼帘的是他看文件的背影。

他这样子,好像是打算在这里办公了。

因为他是背对着她的,所以一时间还没有注意到她已经醒了,但他还是掉头看了一下,发现她已经醒了,动作顿了顿,随即转身出去了片刻,没多长时间又折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碗,一个汤勺,在他进来的时候周小敏就闻到了一股生姜的味道,应该是姜汤。

骆诚越在床沿坐下,直接把她抱在了怀中,他试了试温度,觉得还可以,才用着十分不协调的动作喂她。

周小敏蹙了蹙眉,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第一次做。

她微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道,想要将碗从他手里拿过来,“我来吧。”

可他看到她的手伸过来后,躲过了她要接碗得动作,很执着的要这么喂她。

喂着她喝了几口后,她感觉干涩的喉咙经过姜汤的润滑,已经不再那么干涩了,她缓缓地抬起眼帘,问道,“我是不是发烧了?”

“嗯。”他淡淡的应道,随即低垂着眼眸,“你烧到四十度,刚刚才退烧。”

“那我又睡了多久?”她看了眼天色,似乎已经黑了。

他的语调不变,依旧很淡,“晚上八点。”

她点了点头,示意听到了,然后就没再吭声。

“我……”他张了张口,想要道歉,说声对不起,可是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周小敏的身体还是有点虚,不懂他想说什么,“你想问什么?”

“没。”骆诚越别过脸,将枕头垫高,又拿过一个抱枕垫在她的身后,扶着她慢慢地坐躺着,“肚子饿不饿?”

她摇了摇头。

骆诚越吩咐佣人把碗收走,随即又上了楼,然后又把她抱在了怀中。

周小敏愣了半秒,随即开口问道,“你今天不用忙公事吗?”

平常他睡前都可是要把那些文件看完才会睡的,否则他不会上床睡觉,今天连文件都不看就上床睡觉,明显不符合他的生活习惯。

骆诚越沉默。

看他不想说,她也不问了,虽然她才刚刚睡醒,但脑袋还是浑浑噩噩的,很困。

她快要陷入沉睡的时候,周小敏忽然感觉到他抱着她的力道紧了很多,又好像听到他在她耳边说道,“下一次我不会这样了,对不……”

那三个字,他还是说不出口,尽管他知道他太过了,尽管他知道他做错了。

但是他从来不会跟任何一个人说对不起,他那高傲的自尊也不允许他这么说。

周小敏在他的脖颈间用脑袋不断磨蹭着,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才沉沉睡去。

她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比昨天好了很多,就是有鼻子不通甚至还打喷嚏的现象。

骆诚越不在房间里,但她注意到了他书桌上摆放得如一个小山一样的文件。

他的房间很宽敞,门也很大,开着能够容纳两个人进去,她张了张口,“阿嚏——”一声,一个喷嚏就这么出来了。

而身在楼下跟高层谈公事的骆诚越,听到了她打喷嚏的声音,蹙了蹙眉,脸色有些难看,用眼神示意管家,让他给医生打电话。

他上了楼,走到放门口就看到她在擦鼻涕,他的脸色更沉了。

周小敏看到他脸色不好看,不由得愣了愣,问道,“你怎么了?”

他没说话,又下了楼。

她眨巴着眼睛,有点不明所以,她扁了扁嘴,没多久佣人就把热腾腾的早饭送上来了,骆诚越也跟着过来了,看这模样是要喂她吃了。

周小敏叹了口气,喉咙虽然不再那么干涩,但也不是那么舒服,她咳嗽了几声,“我来就可以。”

发烧而已,也不是什么大病,她犯不着这么麻烦他。

可是骆诚越却很坚持。

周小敏看着他,脑海中忽然闪现了他昨天晚上在她耳边说过的话,估计是他觉得很内疚吧,她拉了拉他的袖口,开口说道,“我没事的,感冒而已啊。”

男人没吭声,医生在管家的一个电话下迅速赶了过来,看到医生过来了,直接开口,“庸医吧!连感冒都治不好!”

话音刚落,医生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感冒发烧流个鼻涕打个喷嚏很正常的不是吗。

但是碍于眼前男人的权势,他只能任由他说了。

周小敏觉得骆诚越反应有点过了,一般人感冒也是这样的,又不是她一个人这样,她扯了扯他的袖口,示意他不要这样。

骆诚越的脸色这才稍微好那么一点,继续站在一旁看着。

她喝完了粥吃完了药,周小敏的精神才稍微好那么一点,她出去透透气,因为临近海边,海风挺大的,骆诚越让人拿了件大衣过来,又拿了一个热水袋,还有一张羊毛毯子,将她的保暖措施做到最好。

她在外面吹了会儿海风,虽然海风带给了她阵阵凉意,却让她觉得非常舒服,她想要回去找本书出来看,上了楼以后,就听到他在讲电话,“我就不去了,这个合约你去谈。”

说完,他收起了手机,转身就看到她站在他的身后,他的动作顿了顿,看待她的眉眼有点疲倦,“是不是困了?”